员工发展

尊重人 培养人 激励人 成就人
听枣

        院子里有一棵白枣树,枝桠交错,今年雨水少,白蒲蒲的枣挂满了枝头。有些白里透黄的时候,枣便算熟了,清脆甘甜。九月一过,气候还是不凉,枣次第熟了,引来了成群的鸟儿,麻雀,白头翁,黑鹊,斑鸠,它们起起落落,在树丛间啄食,白枣便扑扑的掉在院子里,打在水井的盖头上,打在积水的缸上,打在洗衣的台板上,母亲也便跟着拣拾一些。积在地上的白枣,每天都要扫几回,多的时候,可以堆上一脸盆。
       平日里,我们都不在,母亲拖着残疾的腿,在院子里慢慢地走动,竟然吓不走那些鸟儿,有些鸟儿甚至就栖落在了院子里,与母亲只有几步之遥,亲敬着。随它吧,反正赶走了还会来的,多了些鸟,多了些鸟鸣,也便多了些热闹的气息。
       母亲有了大把的时间坐在屋檐下听枣。
       听枣,好像枣子会语言 说谎哩。听它们在院子里低语着什么。是在说着时光的流逝吧。
       十多年前了吧,90年代未,记得房子刚刚建好的时候,母亲从岱山亲戚家剪来了这一支枣树的枝桠,插在了这个院子的角落里,不想,它就这样生根成长,长成如今天的模样,枝叶繁茂。那时的母亲是那样的风风火火,带着自己种的收成,常常奔波于老家与岱山之间。母亲不停地忙碌着,想为这个家尽早还清借款。
       不想,刚刚能喘口气的时候,母亲遭遇了一场车祸,不仅花光了先前的积蓄,又借了一堆的债,还永远地留下了这腿残的毛病。十多年后的现在,母亲老了,尤其是今年年初又患了一场大病,她看起来是多么的单薄、瘦弱,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从院子里吹到墙外。她拄着拐杖,一步一挪地走路的时候,她的背影是那么的佝偻。这常常会让我感叹人生的无情。
       每周回一次家,去看母亲。听听她不再粗旷的声音,与我说着这一周来,她能见识到的东西,听到的,看到的,想到的。到了晚上,看着她每每开着电视,却不知何时蜷在床头睡着了,一条腿只能弯着,不能再伸直,她说这样睡着不知有多少的难受。
       难得有几天休息的时间,我没有离开小镇。小镇的日子不错,小镇的安静不错。每天起床,上街,烧菜,吃饭,看书,闲聊,电视,睡觉。
       强台风“菲特”来了,下了几一场大雨,这应该算是秋雨吧。院子里都淋透了,树上剩下的白枣也掉得差不多了。母亲拿了些毛线,说整天没事做,织件线衣吧,权当打发时间了。我便坐在屋檐下看着刚刚收到的一本诗集《诗咏定海》,听着院子里的雨声与落枣。母亲带着老花眼镜,不时地停下手中的活,凑过来张望诗集里的图片与笔墨。这一刻,时间仿佛停止了。
       听,枣在雨水里语言 说谎哩。
       听枣,你可知道,又已经到了人间十月了。时光流转得真快,一年又快要到底了。
       听枣,原来也是在听内心彼时的感恩。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(姚崎锋)
 

 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